新闻聚焦

中文版《美国学校体制的生与死——论考试和择校对教育的侵蚀》出版
来源:日期:2015-06-23字体:

2014年12月,在新年即将到来之际,北京乐成教育研究院/乐成教育国际化发展中心委托北京大学出版社编辑出版了纽约大学教授、布鲁金斯学会高级研究员、著名教育史学家戴安·拉维奇女士的最新著作《美国学校体制的生与死——论考试和择校对教育的侵蚀》的中文版。

本书由乐成集团董事陈李翔先生亲自作序,并感谢翻译冯颖、乐成集团及乐成教育各位领导和同事的大力支持,本书才得以顺利出版。

以下是《南方教育时报》2015年12月5日关于本书的书评:
 “包括我国在内,世界许多国家和地区在改进教育模式、推动教育改革时,都以美国为样本。教育学家、经济学家、社会学者都在赞美美国教育体制,认为这套教育体制能够很好的保护学生的创造性,从而让整个社会和经济体系能够不断获得创新人才的注入。
但实际上,美国联邦和州、市各级政府,以及教育界近几十年来都在推动教育改革。冷战时期,同龄美国学生的测试成绩会逊色于苏联学生,后来,专家发现,日本、中国、印度学生的测试成绩都比美国孩子强。美国政府为此推行了一系列的教育改革,主要举措包括允许甚至鼓励学生择校(教育券)、特许制度、绩效工资、责任制。许多商业理念被应用到教育领域,许多学校的校长改称CEO,教育部门官员谈论的是如何推动教育流程再造。
到了2002年,时任美国总统小布什签署《“不让一个孩子掉队”法》,在美国各级各类公立学校推广标准化考试,考试成绩被用来作为测量学生、教师、校长和学校的最重要指标。这部法律授权各州自行决定各年级学生学习内容。
纽约大学教授、布鲁金斯学会高级研究员、著名教育史学家戴安·拉维奇在1990年代曾担任美国教育部助理部长和顾问,直接主持和参与了美国教育改革,推动美国学校体制朝着标准化模式发展。她曾长期为自己参与美国教改感到自豪,而择校、责任制等改革举措实施后反馈的一些积极案例,也让她对改革方向深信不疑。但在她离开教育主管部门,以学者的身份观察教改进展,并接触到更多的地方改革和学校实际情况之后,信心出现了动摇。2007年后,美国媒体更为密集的出现,对各种版本的美国地方教改的负面反馈信息,这使得戴安·拉维奇重新审视了美国教育改革。
戴安·拉维奇2010年出版《美国学校体制的生与死》。这本书推出后即跃居《纽约时报》畅销书排行榜榜首,受到美国几乎所有主流媒体的关注,引发了美国政界和教育界的大争论。全书的核心观点是,近几十年来的美国教改走偏了,未能围绕教书育人的目的,忽略了课程质量、教育观念等重要问题,对教师的关怀不够,而是主要为了满足教育部门或出资者管理考核的便利,推行了许多量化管理、标准化管理举措。
全书首先批评了《“不让一个孩子掉队”法》,指出这项改革不仅大大加重了美国孩子的学习压力,以及教师的负担与压力;更严重的是,诱使教育部门和学校联手作假,比如大幅度降低学校测试的难度、减少教学和考试考查的内容,让更多孩子能够取得看得过去的成绩,但这些孩子根本无法通过美国联邦一级的统一测试,成为升学测试的牺牲品,当然也不可能培养出可以与海外留学生竞争的学业水平。
书中剖析了美国多个州和城市推行的教改,痛斥那些盲目引进商业领域绩效考核、流程再造理论的改革纯属“折腾”。戴安·拉维奇指出,标准化管理的教改,让教育部门和学校不断向师生传递考核压力,教师失去了自主设计和改进教学方式的权限、空间和精神,而学生也将被迫承担更大压力。而一些城市的教改,频频引入未经长期有效验证的新教法,更造成师生无所适从,即以纽约为例,这个城市的学生统测成绩会经常出现大幅波动。
戴安·拉维奇反思指出,美国教改走入的一个误区就是,将制度管理、科学考核的导向定义为惩罚,教师不能达标就会被扣罚,学生不能达标则不能升入下一级,而学校则必然迎来拨款削减甚至裁撤学校。
1980年代以来,美国历次教改热潮,都将推动择校作为重要的政策选项,鼓励学生及其家长选择教育水平更高、责任心更强的学校(及教师),“以脚投票”。戴安·拉维奇过去曾是择校政策的坚定支持者,但事实上,美国家长并不情愿自己的孩子离开家庭住址过远择校,如果家门口的学校因为考核、学生考试成绩太差而被裁减,很多人仍会选择为孩子选择就近入学而非寻找一个所谓的高水平学校,甚至会选择让孩子辍学。
在全书的结语中,戴安·拉维奇谈到,教改应当回到教育本身,改进课程和教育方法,改善师生的学习和教学环境,而不是无休止地争论学校系统如何组织、管理、控制及如何将招生、考试制度设计的纷繁复杂。

http://www.yuechenggroup.com/uploads/150108/2-15010Q429211C.jpg